文章摘要: 经过易订货“武装”的联邦家私已经拿到了属于自己的枪,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获得了自己的话语权。但对于那些还未察觉到变革的同类企业来说,“两手空空”的唯一结局只有消亡。

  32 年,这对于一个以家居设计为主、还兼顾家居用品、厂房经营、国际贸易的民营企业绝对不算短。但这 32 年,同样也见证了一个企业如何通过改变自身适应时代变化的过程。

  在广东省佛山市南海盐步,有着一家员工超过 5000 人的跨国经营大型民营企业,它的名字叫做联邦家私。除了兼顾酒店家具的设计、制造、销售,联邦家私还在全国的大中小城市设有 1000 多家自营或特许加盟网点,产品运销海外,遍布 200 多个国家和地区。

  在32 年和 5000 人的背后,实际上是联邦家私的一系列战略在支撑,最为重要的就是其从 1992 年就开始贯彻的信息化战略:

  1992年 装备第一台286电脑

  1994-1998年 建立材料核算系统、家具销售接单和辅助报价平台,计算机辅助设计平台

  1999-2006年 分销资源计划和订货指引系统,建立联邦办公协同工作平台OA网、企业BQQ

  2008-2012年 分销业务、零售业务、区域物流、集团财务及B2B电子商务模块上线,引入B2B&B2C、IE、MES、移动办公、云计算

  相对于之前走过的历程,2016年,联邦家私在信息化的道路上再次迈出了重要一步——引入易订货系统。

  借助易订货,实现信息化系统再次升级

  易订货是国内首款基于“移动+云”的移动订货电商平台,主要用于上下游一对多的订货协作,类似企业版京东。

1

  2016年初,联邦家私一次性购入三套易订货系统,真正实现了联邦家私订货系统的移动化应用。至于为什么要使用三套系统,邹小川也专门做了个解释:

  “事实上,这无关租金,只是为了方便管理和配置。”

  联邦家私购买的三套易订货分别使用与订货系统、零售平台、团购平台的建设。

  具体到应用场景中,订货系统的对象主要面对联邦家私特许加盟的代理商,日常主要用于代理商与联邦家私之间的订货往来;零售平台是针对联邦家私家居饰品这一细分品牌单独列出来的系统,主要用于家居饰品的零售;团购是联邦家私根据自身商业模式的根基,嫁接了相似的功能从而产生了新的场景和氛围。

  邹小川在解释完三套系统之后还专门表示:“这实际是在易订货原生态场景——移动订货的拓展应用。”

  在邹小川看来,订货场景分为现货和期货两个部分,家居饰品属于现货,代理商家具订货的部分属于期货,当中涉及可用库存和库存修改的部分与现货订货是不一样的。对易订货系统的管理和配置,实际上正是对于联邦家私现货订货跟期货订货两种订货方式的管理与配置。

  一场两天内成交达1.53亿的大型团购活动

  如果说订货和零售是使用易订货系统理所当然的产物,那么团购活动就是联邦家私在易订货系统上的大胆创新。

1

  在7月30-31日,联邦家私华东总店、华南总店、西南总店联动举行的“联邦家私 万人品鉴惠”为主题的全国大型联动团购活动,易订货帮助联邦家私达成了单场活动1.53亿的成交额。

  在团购活动开始之前,联邦家私开放了预报名政策,直接导入客户资料,加盟商、门店当作员工、将消费者当作客户来进行管理。在联邦家私微信服务号内嵌以易订货为结构的移动订货电商平台,消费者登入账号后,可扫描产品二维码自助下单或者由导购帮忙代下单。

  在后台,消费者账户通过增加字段与加盟商进行关联,在导出ERP时将每个客户划分到个加盟商目录里面,便于今后的客户维护。

  过往的团购活动,联邦家私会安排一台或者10台电脑在现场,员工使用电脑手工将订单采集录入ERP,查询库存,计划生产供货,整个跟踪体系都是由导购跟进,从下单到录入发货,基本上需要耗费2-3小时的时间。

  在使用易订货系统作为支撑之后,易订货将客户购买下单、库存查询、录入发货整个流程顺畅地衔接了起来,大量减少了团购活动的人力成本与时间成本,也间接减少了消费者在等待过程当中造成的订单损失。

  “在过去的线下活动当中,对订单的手工录入ERP是一个将订单数字化的过程。但在引入易订货之后,电商平台建立,订单流转的中间环节减少,最终实现了订单的智能化。” 邹小川还补充道,“通过订单进行品牌商、制造商与直接客户的联动,实现端对端的连接。”

  实际应用场景背后的思维

  在1.53亿这个华丽的数字背后,我们更需要关注的是表象下联邦家私的思维模式。

  如果我们仔细看联邦家私信息化的发展历程,将会发现:在2008年以前,联邦家私的信息化建设以自建为主;2008年往后,联邦家私更多的是借助第三方系统。

  对于信息化建设模式的转变,邹小川专门分享了自己的部分思考:

  “社会化分工越来越明确,社会化的支撑也建设得越来越快,而企业内部信息化建设的自建无论是从速度上,还是从毛利上都不利于高速支撑IT建设的部分。

  这就相当于如果我原来是作坊的工匠,什么活都接,从接单到做菜什么都做,实际上是不可行的。社会在逼我们做出选择,而‘选择要比努力重要’。”

  选择与第三方合作只是一个开始,而选择与什么样的第三方合作可能更为关键。

  最终,联邦家私选择了易订货,在即将来临的双十一购物狂欢节,邹小川准备在全国范围内再次复制之前的团购模式,由易订货系统作为支撑的全国大型团购活动。

  邹小川表示:“ERP是一个集中处理系统,易订货是碎片化的移动场景内容。打个比方,易订货就像是孙悟空的汗毛,抓一把,吹一吹,我们就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复制出若干个孙悟空,杀伤力非常大。”

  邹小川的感触并非空穴来风,事实上,这也是易订货系统背后的真实打算。

  易订货创始人&CEO冯颉表示,联邦家私将易订货电商平台的属性发挥得淋漓尽致,而易订货背后的商业逻辑,就是满足每个实体企业老板心中的平台梦。

  “对于品牌企业来说,它所说的平台就是它的下游渠道、终端用户,它希望能通过平台所连接起来的渠道上下游部分。而这套系统的背后,有新的思想、新的技术作为支撑。”冯颉评价道:“当电商从地主变成了军火商,所谓的变革对于企业来说,就是用技术给企业发一把枪,为企业赋能,让企业在产业互联网的时代用IT武装自己。”

  从这个角度来看,经过易订货“武装”的联邦家私已经拿到了属于自己的枪,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获得了自己的话语权。但对于那些还未察觉到变革的同类企业来说,“两手空空”的唯一结局只有消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