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瑞敏是中国企业家中的管理大师,他以“日清日高”、“人单合一”等管理模式,将海尔集团打造成千亿收入的家电巨头。

他在最近的一次演讲中表示:传统经济将被互联网经济替代,企业要么拥有平台、改变世界,要么被平台拥有、被世界改变。此外,他还提到,公司要像一个城市一样自成生态系统,不然难逃一死。

传统经济将被互联网经济替代

大家好,今天讲的是从规模经济到平台经济。简单说一下意思,实际上,传统经济就是规模经济,互联网经济就是平台经济。在传统经济时代,所有的企业追求的是规模经济的目标,而规模经济的目标是什么呢?就是做大做强,在互联网时代不一定有竞争力。

现在世界五百强出现了两个特点:一个是寿命缩短,第二是更迭速度快。过去有句话“大到不能倒”,现在感觉是“大到容易倒”,为什么?互联网带来的冲击非常大,最大的特点就是平台经济,互联网时代是一个平台经济时代。

平台经济是什么呢?法国获得诺贝尔奖的木尔有一个概念,传统时代是单边市场,互联网时代是双边市场。单边市场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交易完成就结束。但是在互联网时代,它是一个平台,至少有三方,有了用户资源,别人可以来给我付费。比如阿里做得很好,淘宝网用户多,企业在上面做广告,它利用用户资源搞了支付宝、蚂蚁金服,又能产生更大收益。在互联网时代,没有什么不可能。

所以在传统经济时代,企业追求的最高目标是品牌,但是在互联网时代,你一定要拥有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很多竞争,不一定你是最好的。所以现在就是平台经济,某种意义上,要么你拥有平台,要么被平台所拥有。所有企业必须从传统企业转为互联网企业。

被颠覆或自我颠覆

当互联网经济对传统模式进行颠覆时,企业要考虑怎么在自身领域里彻底颠覆自己。

先来看一下,传统时代和互联网时代的不同。第一个是商业模式的颠覆,传统时代是分工式的,我生产完了产品会给经销商,我是制造,你是销售。互联网企业是分布式的。在电商网站有什么分工呢?这个时代发展很快,PC时代解决了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互联网时代带来的最重要的改变,三个字:零距离。

第二个是大规模制造到大规模定制。原来的企业就是大规模制造,为什么?一百多年前美国人泰勒提出了科学管理,而科学管理带来的就是流水线。而流水线带来的就是高效率,高效率带来的就是成本的降低。但是现在一定是大规模定制。互联网时代,个性化时代,要的产品是高精度,产品一定是对准某个人,而不是大规模制造。

最后就是消费模式的颠覆,从CRM到VRM,CRM就是传统时代所有企业都遵循的,所谓CRM就是客户关系管理,简单说就是企业怎么把客户关系做好,也可以说是企业管理客户。但是VRM是卖方关系管理,卖方就是企业,企业关系管理。谁来管理他们?是消费者。你看现在的电商是不是消费者呢?你做再多广告,在电商上没有人点击、没有人点赞,什么都不是,所以这是消费模式非常大的变化。

现在国外有个说法叫进入了“换商”经济时代,就是换商标。我重视你的商标我就要你的。现在这么多商品可以比较,我今天用你的商标,明天就用别人的,谁能给我定制就用谁的,为什么非要用你的呢?所以这是一种彻底颠覆。

有些人老是说我要做百年老店,其实百年老店也是自杀重生的结果,如果不自杀重生就被他杀。

企业不要抱着百年老企业的观念,凯文·凯利,美国最有名的预言家,他说:“所有的公司都难逃一死,所有的城市都近乎不朽”。为什么?公司要自成一个自闭系统,你的目标是做成一个帝国,而帝国没有不垮的。但是所有的城市都近乎不朽,为什么?因为所有城市都是生态系统。

我们刚刚以55亿美元兼并了GE白色家电。GE是很伟大的企业,1896年的时候,是道琼斯工业指数股之一,但是120年过去了,现在唯一留在指数股的就是GE。但是GE一开始是爱迪生发明灯泡成立的公司,当时只生产灯泡,到现在生产飞机发动机,过去很多产业都不做了,又不断做新的。

美国纽约大学教授卡斯写的一本书《有限与无限的游戏》,1987年出版的,到现在30年仍然畅销不断。我们兼并GE家电之后,我就把这本书推荐给了GE家电的老总。这里面说全世界一共两种游戏:有限的和无限的。有限游戏参与者在界限内游戏,无限游戏参与者与界限游戏。现在我们就应该做无限游戏的参与者,我要和传统的游戏界限做斗争,颠覆它。这是从传统时代转向互联网时代。

认识并改变世界

传统企业和互联网企业,就好比出租车和网约车的区别。你想出租车拉的乘客是谁他不知道,我在马路上上车。但是网约车是定制的,谁需要车告诉我,我到他家接他,再开到什么地方去,我知道它的需求是什么。而互联工厂也是如此,是定制化的。

欧盟开会的时候,他们提出了全球化下一个目标是洲际化。现在很多在中国的代工厂撤回了,原因就是因为要提供个性化服务。传统时代应该是“顾客”,现在是“交互用户”。简单说,顾客都是匿名的,而用户都是有需求的。由此提升用户的终生价值,不断满足需求,最后产生一个生态收入。从流量到社群交互,电商时代用户流量第一,谁的流量大谁就胜,但现在一定是社群的交互。

最后用马克思的话结束今天的演讲,去年我抽空拜访了一下马克思墓,这是他的墓志铭,墓志铭上面有一句话“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了世界,而问题的关键在于改变世界”。

我当时在墓前看了之后有个体会,他可能说两个意思,一个是你必须认识世界,但是更重要的是改变世界。当然,你如果认识不了世界,你就改变不了世界。现在的问题对我们来讲,可能这两方面都需要。互联网变化太快,我们既要认清它,更重要的是把互联网的挑战变成机遇。

谢谢大家!